长城故事·刘广受罚

文∕王海

☞《刘广净身遭罚》外一章“明正统十三年五月壬子,顺天府怀柔县民刘广、江西鄱阳县民樊侃、陕西周厔县民李肆汉,皆自净身,谬言病疳及坠马损伤,诣阙自陈求用。皇上以其故违禁令,俱谪戍辽东铁岭卫,著为例”。——大明英宗睿皇帝实录

明朝是宦官文化的高峰时代。尤其是英宗至武宗时段,大腕宦官云集朝廷,挟持皇权,指点江山,呼风唤雨。忠臣良将或怒不敢言,或言之必死。

天顺元年,英宗朱祁镇更换了护陵官,敕命都知监太监吴昱“守备天寿山,总理三陵神宫监,卫护陵寝,兼提黄花镇军马”。

《山水记》中的天寿山包括:北起黄花镇,南至凤凰山,东起苏峪口,西至居庸关,皆为皇陵禁地,勘界立碑,禁止樵采。可见,当时吴昱的管辖范围很大。其中的军马钱粮、陵寝警备,隘口戍卫、榛厂管理、春秋祭祀、皇庄经营皆在其掌握之中。吴昱以及神宫监的宦官们,经常是履丝曳缟,乘坚策肥,巡游在京北的山水之地。

正统四年九月的一天,吴昱参加长陵秋祭大典后,与几位礼官经老君堂,来黄花镇赏秋。礼官回京后,吴昱又到大榛峪榛厂查看秋果的收运情形,并准备次日东去苏峪口皇庄,然后经怀柔回京。吴昱的到来,对于地方官以及黄花镇内外守备都是一件大事。净街清道、驱狗赶鸡,凉棚热饮都需要精心处置。

在大榛峪榛厂,吕姓厂监汇报了板栗核桃收储发运情况。随后,又啰啰嗦嗦地报告,杏仁、木耳、蘑菇等还欠干燥,一时不能启驮。其实吴昱最关心的,是属于自己的那份山货。厂监当然神会,话里话外都是保证和放心。

为讨吴昱欢心,厂监还从昌平州所属各县所派的丁役中,精选了十几个稍秀气的小伙,给吴昱一行饮马擦鞍,递水送凉。其中怀柔小伙刘广,跑前退后颇显伶俐。吴昱不经意地指着刘广对厂监说,“这小兔崽子挺懂事,要是捋顺捋顺,给我当差,兴许能成个人样子。”

厂监拍马及时而且到位:“那是自然,宫里宫外,整个京师谁不知道,经您老人家捋顺出来的,哪个不是梁柱之才。要不是您亲手对我捏腕描红,榛厂这差事我也能干得了。”吴昱之语乃是随意无心,厂监的话是字字有意,而小刘广听了却是想入非非。

时至晚秋,核桃栗子收毕,差事将完,一日,刘广听伙伴闲聊,大家说到吴昱如何如何官大,厂监如何如何有钱,都说当太监好,真的是好。大家还聊到净身不难。不外乎,双腿劈开生死路,一刀斩下是非根。炭火烧焦命脉血,三旬过后老公身。刘广听得津津有味,于是,就提到吴昱要自己当差的话。众人闻后,更是雀跃,都说刘广男身女相,天生就是当老公的命。并出主意说,不如忍下一刀之痛,然后去打点吕厂监,托他介绍到宫里做事。其实,大家这些话都是劳苦之后的调侃,并非认真。无奈一十五岁的小刘广,少不更事,就真的以为自己命该如此。何况家贫若洗,父母兄弟长年苦作垄亩,田赋劳役如山。如能进宫“成个人样子”,家里一夜脱贫,也不枉父母养育之艰辛。

正统十二年深秋的一个傍晚,以怀柔县民刘广为主角的悲剧开始上演。亥时,寒风瑟瑟,雾霭濛濛。“黄花镇地方”所属大榛峪关口西南的一个山坳,守口军丁四人巡关时,在一堆将熄的炭火旁,发现了昏死过去的小刘广和一把凝着血的柴刀。第一现场的事情很明了,关卒们惊叹之后便是一脸凄怅。他们把刘广抬到关前铺房。伍长是一位好心人,命大家不要声张,悉心照料。

长城故事·刘广受罚

一天后刘广苏醒,伍长凄颜苦脸询问。清癯苍白的刘广微声说了事情的经过。伍长哀叹连声,泪饱眼帘。“唉!真是个傻孩子!傻呀——”他告诉刘广,伤好之后千万不能去求吕厂监,宫里选人是有法条规制的,厂监不但帮不上忙,还会告发你去坐牢。如果你能自己去京师,申说因官差伤身求用,我等兄弟可出个旁证,也许有点滴希望。

两天后,在伍长的帮助下,刘广被送回怀柔某村的柴扉草舍。慈母痛哭,家父垂泪,没辙没法,只能面对。次年仲春,伤愈后的刘广按伍长指点,就来到了朝廷二十四衙门之一的“神宫监”,“自陈求用”。值房老太监登录了刘广的户籍年龄等项,让他回家等候。殊不知,刘广擅自净身之事不但管理太监的“二十四衙门”早已知晓,就连当朝皇帝也有所闻。这自然是“大榛峪榛果厂”吕厂监的“功劳”。

正统十三年,五月壬子,皇上谕旨:“顺天府怀柔县民刘广、江西鄱阳县民樊侃、陕西盩厔(今周至县)县民李肆汉,皆自净身。谬言病疳及坠马损伤,诣阙自陈求用。故违禁令,俱谪戍辽东铁岭卫,著为例。”(“著为例”,即“判例法”,以此为判例,如若再有,缘此例。)

不久,刘广与另外两个也曾怀有内宫梦的可怜少年,身残志催,被戒送到关外的冰天雪地,不知所终。

2015-09-17 18:05:18

二 民女夜走田仙峪图文∕王海

明景泰五年,七月初十的午夜子时,田仙峪砦的一个值夜哨官,带领一小旗十几名巡台军卒,和三名桃峪村的民壮(民兵)巡哨到田仙砦关口。一个军卒刚刚登上“田字叁台”,突然听见外边墙下有响动,他急忙回身向其他人招手。哨官和两个伍长登上墩台,借月光朝军卒指的方向一看,就发现不远处的树丛后面,有个人正手拔荆棘,躬着身子,踉踉跄跄地朝关口方向攀爬。三号墩台离关门还有五六十丈远,巡哨官立即面露紧张神色,说道,近月各边警讯不断,不可大意,随即命令伍长带领一伍,以及民壮下墙协助守关士卒应付,另外一伍继续左右巡哨,仔细瞭望,检查举烽必用的“敲火石镰,引火草束”。

自从正统十四年 “己巳之变”,英宗朱祁镇被俘后,代宗朱祁钰继位以来,蒙古各部或逼迫明朝开放边贸,或强求兑现历年抚赏银两,要不就说汉民到山后偷取了他们的马匹牛羊,数十次寻衅破关抢掠。

尤其是每年的春秋两季,正是蒙古兵进攻的最好季节。从已经发生的十几次蒙古人破关的情况看,蒙古鞑靼部都是由独石口境外的大松林沙滩,往南天河川,在今天的宝山寺村分路。

一路往西攻宣镇的龙门所、滴水崖,然后绕过永宁城,再分拨。一拨往东经今延庆东南大庄科、韩家川、老长城犯鹞子峪攻打西水峪、鹞子峪关。如果成功,进而攻打黄花镇二道关、头道关。

另外一拨,西去攻打居庸路所属的各个关口。在宝山寺(天克力)分出的第二路,往东,涉白河经今大河东村,再转向西南,过裘厂(今秋厂),南至三角城(今北八道河一带)分出一拨。往西,经臭水坑攻击犯擦石、磨石二口。得手后再攻打宣镇的四海冶。

在三角城分出的另一拨,由椒园儿(今交界河)、往南下山,往西攻打慕田、贾儿岭、田仙峪口。再有一拨直接往南,沿神堂峪河谷攻打亓连口(今莲花池)、神堂峪口。所以,难怪这位巡哨官,在自己的巡防地,一见风吹草动,就惊惧异常了。

为及时准确掌握敌情,渤海所提调,按照上级指令,迅速派出数拨哨探。一拨尖夜往永宁、阳和一路哨探,再派出盘道岭一拨、四海冶一拨、秋迁铺一拨、三角城(八道河)一拨、裘场(秋场)一拨、三岔口一拨、汤和(汤河)一拨。当时的哨探或侦察兵根据不同的任务称为,“坐拨”、“尖夜”、“夜不收”等, 每拨尖夜三名。

景泰三年(1452)十一月,兵部根据各方面获取的情报,得知“蒙古瓦剌部落首领也先,虽然表明面上派使者来朝求和,暗地却收集各个小部落,联合朵颜三卫人马,在近边之地屯牧。不得不加以防备”。

但是,朝廷中也有不少文臣武将认为,瓦剌部已经是强弩之末,既然对方来讲和求贡,不如对其施之以皇恩,教之以仁义,促之以依附。

因此,皇帝就在备战与媾和的两难中,备受煎熬。但最后还是命令兵部,制定出了“御寇安边十一事”:其中之一,就是命令黄花镇、居庸、等关口守将,必须亲自巡视所辖的各个隘口,挖沟堑,修墙台,密侦探,但是不可以擅开边衅。也就是说,该防备还得防备,如果发生摩擦,就忍着点,别轻率还击。

按照兵部的命令,各边守军尽管加强了防备,可还是出了事儿。景泰五年(1454)六月,蒙古兀良哈部攻陷了亓连口、神堂峪口。不但抢走大批牲畜,铁器,还掠走了怀柔县民妇数人,押至裘场(秋场)为奴。

被掳者民女赵氏,在数天内,假装顺从,勤于劳作,“兀良哈达子”渐渐对其疏于防备,一个月后,赵氏看准时机,钻入山林,食野果,饮山泉,走深沟,攀陡壁,昼伏夜行,经过一天两夜,终于逃回到慕田峪、贾儿岭边外。她不敢从慕田峪大道进关,深怕关外的沟口有“达子”,于是继续往西走。想从西栅子、臭水坑方向爬山进入关。

她爬到离贾儿岭口(儿化为“贾儿口”或“箭扣”)不远时,见有小道,就顺着小道往前走。她战战兢兢走了半个时辰,但她并不知道自己已经接近田仙峪口了。随后,被驻守在田仙峪砦的巡哨戍卒和值更民壮(民兵)发现,“捉入”关内。

经领班哨官初步询问后,民女赵氏在三名民壮的协助下,沿着十八盘山道经“张嘴塘子”、“珍珠泉”被护送到田仙峪砦,交给了驻堡书记、把总。因为民女是深夜从边外入关,把总知道事关重大,不敢草率。

他派人为饥渴衰弱的赵氏安排了粥饭,同时派人连夜向渤海所提调报告。当时渤海守御千户所的功能已经名存实无,其屯田戍边事务已经划入“黄花镇等处地方”管辖,“黄花镇等处地方”也就是后来的“黄花路”。 当时的最高长官就是深受景泰皇帝宠幸的“巡守黄花镇等处都指挥佥事”鲁瑄。

渤海所提调命令田仙峪把总立即解送民女到渤海所,田仙峪西南距渤海所仅五六里,鸡鸣时分,赵氏在戍卒的护送下骑驴进入了渤海城。赵氏向提调详细叙述了被掳以及逃脱的经过,同时报告了,蒙古瓦剌部酋长的也先(土木堡俘明英宗),十天前派人来调遣朵颜三卫鞑子携家带口前往会合,准备在中秋前后入侵边境的紧急情况。

第二天渤海所提调将近日“尖夜”、边外“坐拨”获得的情报连同民女赵氏提供的情况汇总,写成“塘报”,派军士经南冶过“驼岭关”火速送达黄花镇守备太监画签(钤印),守备署派出最好的塘马、塘兵,将“塘报”直送都指挥佥事鲁瑄的驻地昌平城。也先联合朵颜部中秋犯边的情报经镇、巡将臣直达京师东华门兵部所属的“捷报处”。当时的兵部尚书于谦虽然在“土木之变”后,率军民取得了“北京保卫战”的胜利,但他绝不敢麻痹大意。

兵部立刻会议,反复与以前来自各方面的情报对照,议后得出结论:“朵颜三卫明依朝廷,阴附也先。由此可知,近日朵颜部乞求到近边居住皆非实情,意在为也先向导是用”。为此兵部请旨,请内阁速写敕书给各边、各关总兵等,密切哨探,谨慎提防,同时调遣天津卫、万全卫各四千兵马,作为“客兵”驻扎陵后的居庸、黄花镇等处地方,与两路“主兵”联合“秋防”。

这年秋天,也先知其秋季闯关的计划已经泄露,明军已经调兵防备,只好取消已经准备了两年之久的、最后一次破釜沉舟的“大举”。

入冬之后,也先率瓦剌部西归宁夏;兀良哈大部回到裘场(秋场)以北;朵颜一部自“忽石哈”(今滦平县,虎什哈乡)退到“孛合车小兴州”(即波洛河屯,今滦平一带)。少数没有北归的兀良哈、朵颜人,都是与明廷为善,真心想在明边近地长久安居的蒙族农牧之民。

景泰五年的秋防很成功,景泰皇帝十分高兴,不但奖励了很多将臣官兵,即便巡守黄花镇等处都指挥佥事鲁瑄,因“役军烧炭获利”、“私伐边木营第”、“收索军士货贿”等腐败行为屡次遭到弹劾,鲁瑄本人“自陈”时也承认了犯罪事实。可是经受了也先连年大规模侵扰后的景泰皇帝,鉴于鲁瑄能积极修筑黄花、驴鞍岭二城以及鲁瑄在本年度秋防中的表现,对其腐败行为给予了一次次的宽宥免议。

经渤海所提调申请,昌平兵备鉴于怀柔民女赵氏,不屈于虏,聪慧智勇,逃生不忘探悉虏情等因,赏耕牛一头,青布一匹;赏田仙峪、贾儿岭等处地方官兵银二两至五两有差;免桃峪村“民壮”一十六员名徭役两年,予银一两五钱。(史料源于“明实录”)

2012年3月9日星期五

您可以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

最新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

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后

点击右上角发送给好友